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新闻资讯 > 文学修养 >

发布日期:2019-12-11 20:22:00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53

■齐喆 唱晚 版画 2014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兼党总支副书记齐喆:

连续举办五届的“翰墨青春 传承岭南——广东青少年书画大赛”2019年继续由广东新快报社联合广东省美协、广东省书协主办,大赛的举办引发了行内有关美育的话题探讨,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委会秘书长、广州美术学院工艺美术学院副院长(主持工作)齐喆日前接受新快报专访,谈及美育的意义,他表示,“美育更应该是一种非功利性的修养,不是成为艺术家的途径。”

■新快报记者 梁志钦

培养艺术天赋,却没想要成为画家

广州美院工艺美术学院是新成立的学院,但它在今年6月的毕业展上,却迎来了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院院长、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美协主席李劲堃“这一届工艺美术学院的作品展让我很惊喜!”的一句高度赞扬,而工艺美术学院的“一把手”正是齐喆,现在的他,可谓集多个职务于一身,一方面,穿梭于各地开展艺术交流工作,另一方面则处理日常的学院事务,从广州美院毕业留校至今已有十多个年头,他对美术教育有多年的深刻经验,同样,自身也受过严格与系统的美术教育。

1973年,齐喆出生在郑州一个从事铁路设计的工程师家庭,理工科的父亲与热爱文艺的母亲,形成了齐喆既有严谨思维,同时又有天马行空艺术想法的性格。但让他埋下艺术种子的,却是他的外婆,外婆毕业于民国时期的女子师范学校,齐喆三岁多的时候,就跟着她,拿起了毛笔,开始学书法,学工笔花鸟,她时常会找一些古代经典的作品给齐喆临摹,“记得很小的时候,她就有意识地引导我往艺术方面去发展。她可能还对父母提过,要注意培养我在这方面的天赋。但我当时并没有想过要成为画家,就只是把绘画当作了生活的一部分,很自然地一直在画画。”

外婆比较平静、温和的性格让齐喆在学画之初没有任何压力,非常自然而专注地学习了中国传统艺术,还培养了他热爱看书的习惯。“那时常看两本儿童杂志,《向阳花》和《儿童时代》,印象最深的一本书叫做《西湖民间故事》,讲的是西湖的各种神话和民间传说,书里的插图都是程十发画的,文图配合起来看很过瘾。”

好的艺术比赛会对少儿有鼓励作用

有一次,少年宫到学校里挑合唱团成员,还是小学一年级的齐喆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但他对唱歌并没多少感觉,虽然在父母的鼓励下,他还是坚持了2年,然而,之后一次偶然机会,少年宫美术组到合唱团里寻找少儿模特,齐喆又被选上,而这一次却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当时美术组的负责人跟齐喆闲聊,了解到齐喆很早就学画,一个星期之后,齐喆把自己画的作品拿给这位负责人,作品被看过后,那位负责人十分兴奋地建议他可以转到美术组,从此,齐喆的艺术学习之路,就这样从外婆接近私塾式的启蒙教学,转到了少年宫的系统学习,“那个年代少年要接受美术教育,最好的途径就是在少年宫比较规范学习。”

在齐喆看来,进入少年宫接受美术教育是当时最常规、又是最合适的选择,从这时候开始认识了“素描”“色彩”,并接受从石膏几何体、静物,到挂面像、石膏像、头像的系统训练。

中小学期间,作为学校的美术骨干,齐喆参了加各种艺术比赛活动,“这对少年儿童有一种鼓励作用。我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各种比赛,包括学校的、区的、市的、省的,乃至国际性的,并且都获得了较高的奖项,国际比赛还获得过一次金奖,这些奖项让少年的我感受到一种荣誉感,也让我从小就对画画很有自信。”他说。

后来,上初中的齐喆知道了市区内另一个少年宫的一位老师叫曹新林,早年在广美油画系毕业,并且在全国美展上获过银奖,他毅然转到这一所距离家更远的少年宫学习,“我有幸成为了他在少年宫里的最后一批学生,等我到高中后,他调进河南省画院从事专业创作就没再带学生了。我对他曾经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刻,‘画画要整体,整体的才有力量’。这也是后来影响到我认识其他事物的一种观察方法。”

骨子里流淌着属于文艺的血液

齐喆坦言,虽然自己很早就学美术,但决定要考美院,却是很晚的事,直到高中才决定专心考美院,虽然父亲一直希望他能成为一名理工方面的人才,但他骨子里,却流淌着属于文艺的血液,这一点,母亲非常了解并支持。

高考的时候,齐喆对印象派奠基人之一马奈的事迹脱口而出,引起了高考面试老师的注意(那个年代的艺术高考还有面试环节),“我当时了解美术界的渠道是《美术》杂志,而自己第一本买的彩色画册就是马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