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新闻资讯 > 企业动态 >

发布日期:2021-04-08 17:31:30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188

  据说,有群浙大学生上了一门中药课,自己也能看方抓药、制药,给人问诊治病了。不过,开课的老师倒是再三提醒,没有执业中医师资格,可不建议自己配方抓药。

  这门课,就是由浙大药学院药物信息学研究所教授王毅为本科生开设的《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通识教育课,专门为大学生讲授中医药知识。

  听起来挺正常,可是,当你知道在课堂上,老师居然教学生炼丹药,你就该吃惊了吧。

  这门中药课学生都在泡脚、“炼丹”

  93位学生分成19个小组,每个小组确定一个和中药相关的选题进行为期7周的调研,期末用5分钟时间报告研究成果。

  王毅收到的学生报告中,泡脚选题频频“撞车”,3个小组各自寻找泡脚药方,抓药并制作药包,每周记录泡脚体会。其中,药学专业大一学生赵燚明所在小组,从东汉张仲景著述的中医经典古籍《金匮要略》中发现一帖补气血的药方,制成药包后5位成员坚持泡脚四周,还发明了“对照”泡脚法:一只脚泡,另一只脚不泡。

  不过,这个创新做法一看就不怎么靠谱,还是没学到家啊!

  教授王毅就在在课堂上点评说,临床试验要求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学生就做了所谓的“对照”实验,“他们组说,随机做不到,对照倒是可以做。”虽然做法创新,但是对于“对照”的认识还停留在粗浅的阶段,“按照中医的气血理论,气血是流动的,泡了一只脚,气血会跑到另外一只脚。”

  除了泡脚,养发也是高频选题。“白头搔更短”令人愁,白发、脱发怎么治?乌发丸、乌发蜜膏、七宝美髯丹,一共有3个小组都把古传养发药方找出来分析,发现相同的成分是何首乌。但王毅提醒,“何首乌内服是有风险的,因为其中含有的蒽醌类等成分具有肝脏毒性,不建议服用。”

  “孔圣枕中丹”出自唐代医药学家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主治读书善忘,久服令人聪明。哲学专业大一学生杨昌杰所在小组以孔圣枕中丹为选题,但小组成员并不满足于仅仅找到丹药药方,还亲手制成了弹珠大小的褐色药丸。

  “后生张木与仇敌之女蝴蝶相恋而得不到祝福,相约私奔却被抓回村庄,接受火刑。烈火中的蝴蝶高歌,引来无数透明翅膀的蝴蝶,每只蝴蝶将歌声传到村庄各地。火刑结束,歌声不止,一只只透明蝴蝶也扎根在土地上。村民意外发现透明蝴蝶可用药。人们为了纪念这段爱情,便把这些药材称为‘木蝴蝶’。”

  财务管理专业大一学生黎若晨所在的小组,以中药木蝴蝶的传说为基础,创作了一个爱情故事,“我们想让大家发现中药的美丽,所以特意搜寻有诗意的中药名,就发现了木蝴蝶。”木蝴蝶为蝶形薄片,主治肺热咳嗽,为了让大家更容易记住这味中药,小组以讲故事的形式做报告,还从网上淘来500克木蝴蝶,发给班上的同学。

  不指望大家当中医的粉丝

但至少不要当“黑粉”

  抗甲型H1N1病毒特效药“达菲”的主要原料莽草酸,提取自八角茴香。电视剧《仙剑奇侠传3》里的角色名“紫萱”,其实是一味中药——忘忧草。古代中医把健康幼儿的粪便密封在罐子里,可以治病是有道理的。

  以上这些内容,都来自王毅的课堂。

  王毅从2009年还是讲师时开课,到如今已成为教授,《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这门课,他已经开了8年。“以前专门有面向本科生的中药必修课,现在逐渐少了,我坚持下来开了这门课。”

  每年浙大本科生中选这门的人,接近400人,但真正能选上的不足百人,而且都来自不同的专业。王毅说,这学期学生人数是93人,已经到达课程容量的极限。

  “很多人说自己不了解中药,实际上你们是了解的,只是你们不知道原来这就是中药。”第一节课,王毅就给学生们科普,“红枣、山楂,都是中药,中医药中有不少是药食同源的。”很多作为药补的中药,就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食品,例如莲子、核桃。浙大药学院副教授陈柳蓉也参与了授课,她主讲的三堂课就集中介绍了药食同源的中药和药膳。

  王毅说,从“什么是中药”开始为学生科普中药知识,这对学生来说已经是一个冲击。而自己开的这门课,“既讲中药知识,也讲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