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新闻资讯 > 媒体聚焦 >

发布日期:2020-08-02 02:00:48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171

  看見心儀的古書借來不還,按規賠償豐富了自己書房。近日,微博大V得意自爆薅圖書館羊毛,引發網友熱烈討論。面對這樣的“愛書人”,如今圖書館的“籬笆”是否足夠堅固,以免被“薅羊毛”呢?近日,記者走訪了合肥古籍存放較多的安中醫圖書館和省圖,發現對於圖書遺失,兩家的處理辦法和賠付標准不盡一致。不過,從兩家圖書館的回應看來:想在合肥效仿大V薅圖書館羊毛,不可能!

  事件

  微博大V得意自爆薅圖書館羊毛

  11月23日,微博用戶@眸冷骨累的王馬丁發帖稱“當年做大學生的時候,但凡發現學校圖書館裡有愛慕的古書,大多是豎排版繁體出版的,就統統借來不還,直接按圖書館規定賠償”。借書后有意不還、再按規定賠償,這位大V在微博中表示,他用這種辦法成功地將圖書館裡的《全唐詩》、《李白全集》、《樊川全集》等古書“賠回了自己的書房”,言辭之間頗為得意。

  該言論一石激起千層浪,眾網友紛紛對大V嗤之以鼻。不少網友稱:這個舉動刷新了自己對“不要臉”這個詞的認知。在此情況下,@眸冷骨累的王馬丁卻絲毫未感到愧疚。11月26日,他再次在微博發文回應。他認為自己每本書都付錢買了下來、拿了賠償回單,“這是一份租賃在特定條件下轉買賣的契約”。

  “錢體現了一切。你不還了,按這個價格賠償,款清了斷,其他與我無關。”此人在回應中以共享充電寶為案例,“一個市場價200元的共享充電寶,你不還了,出租方事先規定賠500元,你賠了,充電寶就是你的了,相互滿意。”更令人氣憤的是,此人稱18年前一本舊書在上海文廟舊書市場大約為2-5元之間,他花了10元的價格賠償這些書,已經是合理的價格了。

  探訪

  安徽中醫藥大學圖書館:

  二線書籍按照一線圖書管理

  若丟失第一步要求讀者買到同版本圖書補上

  12月3日上午,記者來安徽中醫藥大學少荃湖新校區,據該校圖書館館長方向明介紹,安徽中醫藥大學圖書館於1959年建校時同時建立,2000年原安徽省醫藥學校圖書館並入。經過六十年的建設和發展,現由梅山路校區圖書館和少荃湖校區圖書館組成,總建筑面積約46000㎡,2010年獲國務院批准為“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

  現有中醫藥書庫、善本書庫、樣本書庫、外文書庫、中文二線書庫等各類書庫和專業期刊閱覽室、過期報紙閱覽室等各類閱覽室、電子閱覽室、自修室等共計26個,閱覽座位近3000席。此外,還建有國家標准化的古籍書庫和全省首家古籍修復室。

  大V自曝“薅圖書館羊毛”事件中涉及的書籍屬於二線書籍。那麼,什麼是“二線書籍”呢?方館長告訴記者,二線圖書是指利用率較低、較舊的圖書,它們與一線圖書之間劃分主要在於利用率和時效性方面。“我們學校專門有‘密集書庫’存放二線圖書,目前存放有約30萬冊圖書,平常正常對外開放。同時,我們依然按照一線圖書的標准對它們進行管理,師生可以通過數字化自動檢索系統定位書籍的位置進行借閱。”

  對於不少網友關心的“薅羊毛”問題,方館長介紹,隨著生活水平的提升和師生素質的提高,目前校園圖書館的丟失率相對很少。古籍部鄧勇主任告訴記者,校圖書館建立有丟失賠償制度,“如果收到反映發現圖書丟失后,我們第一步會讓同學通過書店或者電商渠道購買一本一樣的書籍提供給我們原位補上。”此外,在高校圖書館裡,習題集的損傷率相對較高,書籍上可能留有做題痕跡,“不過這兩年習題集的破損率也有所降低。”

  省圖遺失按現價而非照價賠償

  若問哪個圖書館讀者最多,答案一定是:安徽省圖書館。截至2018年末,安徽省圖書館館藏文獻462萬余冊,包括普通古籍40302部319010冊,善本3247部33134冊。如此豐厚的“家底”,省圖如何管理借閱?會不會出現被薅“羊毛”的情況呢?對此,省圖相關工作人員回復:館內孤本一律不外借,隻能館內閱讀﹔部分書籍遺失,借閱者需要按照現價賠償。“這個現價指的是目前市場上的價格,而不是書本的原價。”

  “前段時間,一位讀者丟了一本書,定價便宜但書是八九十年代的,我們就是這樣處理的。”省圖工作人員表示,此類書刊一旦被借閱者丟失,會率先要求借閱者網上購買同樣的書刊歸還。“實在買不到才會選擇賠款,但目前這類情況非常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