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新闻资讯 > 行业信息 >

发布日期:2021-04-06 18:38:36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57

  “灵魂砍价”有底价么?

  医保谈判会不会把药企谈破产?

  谈判失败的药企怎么办?

  什么样的药价合理药价

  ……

  全国人大代表、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秀林,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顾雪非,北京朝阳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曾维根就此对话。

  Q:医保谈判现场和我们在视频里看到的一样吗?

  A:差不多。许多工作是在谈判之前进行的。

  李秀林:我们企业有代表参加过医保谈判。据他们介绍,现场与网上视频反映的差不多。谈判有来有往,甚至有时候都很激烈,这些都是负责任的表现。不过网上视频呈现的只是现场谈判的过程,事实上更多细致繁琐的工作都是谈判之前进行的。医保局对谈判方案、谈判底价都会广泛地收集意见,反复论证、精准测算。谈判之前,医保局还要和企业就一些具体问题进行沟通,让企业对谈判价格有合理的预期,并充分地表达意见,最后才进行现场谈判。

  顾雪非:据我所知,医保谈判有两次出价的机会。第一次出价如果与意向价格差别在15%以内,可以坐下来继续谈。如果不行,再来第二轮。所以第二轮出价对于企业来说压力是非常大的。这个规则特别像网球的发球规则。第一次发球,出界不扣分,如果第二次发球再失误,叫“双误”,是要丢分的。

  李秀林:如果药企第一次的报价与医保局调研、测算的价格有很大出入的话,医保局会让你考虑,短暂地研究,然后进行第二次报价。第二次报价应该比第一次报价更慎重,要根据企业测算的结果、企业的劳动效率,以及实际生产制造的成本,再加上一定的合理利润来进行报价。第二次报价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非常认真地对待。

  李秀林:每个企业在参加谈判之前,都需要对参与谈判的品种做到心里充分有数,以便应对在谈判过程中出现的任何情况,尤其是价格的变动。在价格变动的时候,参与谈判的代表,要能够精确地计算出新给出的价格和企业实际生产的成本之间差异多大,下一步的利润空间能有多少,是否能接受。这个要充分准备,不能临场发挥。

  Q:医保谈判失败的药企该怎么办?

  A:别人能接受的价格,你接受不了,就得从自身找原因。

  曾维根:一桌4个人打麻将,怎么可能4个人都赢?从短期来看,药企肯定会有一些利益的损失。药企为了进入医保,肯定要给药品降价。进入医保、带量采购之后,销量上来,利润也会提高。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情况会不会对药企有一些影响?

  李秀林:企业和企业之间有不同,生产效率不同,生产制造成本也不同。企业应该提高生产效率、提高产品质量,以适应药品谈判价格的实际需要。如果谈不拢,那么企业当年的市场销售肯定会很受影响。如果其他企业能接受这个价格,你接受不了,就得从企业自身找原因了——是你的生产效率的问题,还是生产制造成本的管理问题?

  顾雪非:基本的逻辑是,有谈判机制之前,一些药是不可能进医保的。之前没有进医保,这些企业是不是都破产了呢?有的企业规模不断增长,有的企业可能市场规模会缩小,这是由竞争等多种因素导致的。从企业的视角来看,谈判机制是给企业的一个机会。如果没有谈判机制,药品价格高高在上,那么只有有支付能力的人能使用这个药。纳入医保后,需求被释放,药品的销量就增加了,药企可以实现财务的平衡,简单来说就是薄利多销。Q:药价降了这么多,以前是谁赚差价?

  A:医院没有药品定价权。

  曾维根:以前的药品价格也不是医院自己定的。医院采购的价格是统一的,医院卖多少钱也不是医院说了算。所以这个矛盾不在医院。

  李秀林:药价虚高的问题,过去市场是存在的,社会上对这个问题也很反感。现在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尤其是采取药品谈判价格的办法来解决。

  顾雪非:“挤水分”是我们医改的一个动力。挤出水分,老百姓的医保待遇能进一步提高,医务人员的合法薪酬也能提高。此外,腾出来的空间可以用于支付真正有价值的药品。Q:什么样的药价是合理的药价?

  曾维根:合理的药价当然是患者能接受、医保局能接受、药企也能接受的一个合理的中间价格。有些药品,它不仅有生产成本,研发的成本也很重要。你不让药企赚到钱,药企就没办法投入大量资本去研究新药。比如说抗肿瘤的新药,投资都是几十亿、上百亿,而且不一定能研究成功。我觉得国家需要考虑药品的生产成本,还要考虑研发成本。要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不能靠几种仿制药去打天下,最后还得靠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