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企业实力 > 科技创新 >

发布日期:2019-12-14 17:01:42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95

  基因编辑有使人类陷入前所未有的伦理困境之虞。在中国诞生的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双胞胎,更凸显出目前国内基因编辑治理架构的缺陷

图/pixabay

  文 | 贾平

  2018年11月26日,全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双胞胎在中国诞生,全球科学共同体对此做出强烈反应。2018年12月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全球基因组编辑峰会”的会议声明,及其后的《会议纪要》中,指出该行为“违背了相关国际(伦理)准则”,其中的缺陷包括“不充分的医学指标、糟糕的研究方案设计、不符合保护受试者福利的伦理准则,以及在临床程序的一系列发展和审查过程中缺乏透明度”。

  事件也引发了领导层的关注。2019年7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在北京主持召开生物安全法立法座谈会,听取了立法意见和建议。而7月通过的《国家科技伦理委员会组建方案》及随后国家科技伦理委员会的成立,则标志着中国在相关制度顶层设计方面的努力已开始落地。

  有所为,有所不为

(2018年11月28日,“基因编辑婴儿”的主角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现身正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图/中新)

  随着全球第四次产业革命的不断发展,新的业态层出不穷,人类社会已经进入物理学、计算机互联网技术和生命科学高度结合、三位一体的发展阶段,新的挑战和风险也不断出现。其中,基因编辑技术对人类的繁衍、有性生殖乃至传统家庭模式造成了巨大冲击。基因编辑技术向专利的转化、军民两用、人类基因池污染,以及随之可能引发的歧视和社会不公,对人类社会影响巨大,不可忽视。因此,相应的法律、伦理、政策的制定、发展和完善,也就成为题中之义。

  在生物学意义上,基因是指DNA或RNA中的一个核苷酸序列,为具有某种功能的分子进行编码;而基因组,则是指一个有机体当中的基因物质的总和,包括了基因和非编码序列,它可以被认为是控制每个生命体生物功能的一组指令。而所谓基因(组)编辑,是指通过插入、敲除、修饰基因或基因序列,来改变存活的有机体中DNA(序列)的技术。为便于阅读,文中笔者将基因(组)编辑,统称为基因编辑。

  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和美国医学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在一份流传甚广的权威报告中,将基因编辑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础研究;第二类是体细胞干预;第三类是生殖系细胞干预。

  总体而言,基础研究中进行基因编辑是可以的,目前在各基础科学研究实验室已得到广泛使用。体细胞,即人体组织中非生殖性的细胞,比如皮肤、肝脏、肺和心脏中的细胞等的干预,也就是以防治疾病和残疾为目的的临床试验及临床应用,在一定法律伦理框架下可行,但如干细胞治疗这类,目前在国内外还存有一定程度的争议。

  生殖系细胞则是有条件允许使用基因编辑,生殖系细胞包括早期阶段的胚胎、受精卵、卵子、精子,以及能够产生精子或卵子的细胞和可以发育成为胚胎的细胞。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报告提出了可遗传生殖系细胞基因编辑临床试验的标准和治理框架。

  在基础研究、基因治疗或干预之外,还存在着基因增强(gene enhancement)。理论上,增强也分为体细胞增强和生殖细胞增强。基因增强目前在国际上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如果将其界定为使个体获得超越人类物种所具有的形状和能力,比如超强的夜视能力,则一般认为很难得到伦理辩护。

  生殖系基因编辑的三大伦理难点

  由于生殖系基因编辑可以导致有机体特征被遗传给下一代,是否应当被允许,一直以来在国际间存在很多辩论。

  反对的人认为,生殖系基因编辑侵犯了未来世代,形成个体自身身份的权利,因此类似于奴役,而这种奴役采取控制或影响其生物特征的方式;另一些人则以宗教或自然为反对的理由;还有人认为,当一个人知道自己的特征在产前就被他人所决定时,可能会产生对自身平等和自治能力的理解上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