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国际贸易 > 国际贸易 >

发布日期:2021-03-31 21:24:37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183

  

  文:任泽平华炎雪罗志恒 贺晨 李晓桐

  2021年3月18-19日,中美举行了美国新政府以来首次高层战略会谈,落实两国元首的通话精神。高层战略会谈共分为三场,围绕内外政策、中美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地区问题等展开。

  此次会谈相较以往更为激烈和直接,分歧与共识并存。首先,中方在涉及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问题上阐明了坚定立场。明确指出,“主权和领土完整是重大原则问题。希望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特别是要尊重和照顾彼此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其次,中美在具体领域合作及问题达成一定共识。如在气候变化领域,双方将建立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工作组;同意就经贸、两军、执法、人文、卫生、网络安全以及气候变化、伊朗核、阿富汗、朝鲜半岛、缅甸等一系列问题保持和加强沟通协调等。布林肯谈到,“在伊朗、朝鲜、阿富汗和气候问题上,我们的利益有交集。在经济、贸易、科技议题上,我们正在与国会、盟友和伙伴密切协商审视这些问题。我们将继续以充分保护和增加我们劳工和企业利益的方式发展”。

  中方与美方新政府的首次会谈意义是积极的,代表中美两国避免误解误判、避免冲突对抗、努力解决分歧的决心。中方表态,“这次对话是有益的,有利于增进相互了解……在此基础上,中方对中美继续对话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美方表示,“我们在会谈中阐明了我们的优先事项和意图,并听取了中方的优先事项和意图。在会谈开始和结束时我们都有清晰的认知。我们将返回华盛顿,评估当前情势,也将在未来继续与伙伴和盟友磋商。”

  但中美关系的本质是霸权国对新兴崛起大国的遏制,两党已达成对华强硬的共识,我们要对中美形势的长期性和日益严峻性有清醒的认识和准备。2021年7月21日公布的民主党纲领强调,“民主党将与盟国一道,发动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经济体制衡中国,并尽可能从最强有力的位置进行谈判。”“我们相信,欧洲是我们与中国竞争的天然伙伴。”。

  拜登与特朗普对华思想的异同:特朗普改变了奥巴马时期的外交政策,拜登将予以纠正。但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拜登必然会维护美国利益,在避免冷战、脱钩的基础上制衡中国。拜登与特朗普均将中国的崛起视为对美国的挑战。但拜登与特朗普在对华策略上有区别,核心在于拜登反对特朗普的单边遏制、逆全球化的思想,希望通过联合盟友制衡中国。

  2021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已升级至贸易、科技、金融、外交、地缘政治、国际舆论、国际规则等全领域。美方试图通过贸易战收取关税利益并让制造业回流美国,通过科技战遏制中国创新活力,通过金融战获得更多打击中国经济的手段,通过地缘战搞乱中国及周边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通过舆论战混淆是非欺骗世界人民。最根本也是最本质的是遏制中国崛起、维护美国霸权,这就是美方的底牌。

  具体来看,在经贸领域,美对华加征关税规模不断扩大、税率不断提高,签署《美加墨自贸协定》设置“毒丸条款”针对中国。在金融领域,美国发起对中资银行的调查,强行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阻止中资企业赴美上市、禁止美国养老基金投资中国市场等。在科技领域,美国禁售、打压华为、海康、大华等高科技企业,彰显遏制中国高科技意图。地缘政治领域,美国插手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事务挑战主权及领土完整;制裁对华相对友好的国家,间接挑战中国海外经济和政治利益;削弱并污名化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在国际组织与规则领域,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地位等,单方面施压WTO修改国际规则。在国际舆论领域,美国基本把控传统媒体、新兴社交媒体舆论,联合盟友共同诋毁中国国际形象,抹黑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随着中国经济崛起、中美产业分工从互补走向竞争以及中美在价值观、意识形态、国家治理上的差异愈发凸显,美国政界对中国的看法发生重大转变,鹰派言论不断抬头,部分美方人士认为中国是政治上的威权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贸易上的重商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是对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的全面挑战。中国经济崛起挑战美国经济霸权,中国进军高科技挑战美国高科技垄断地位,中国重商主义挑战美国贸易规则,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挑战美国地缘政治,中国发展模式挑战美国意识形态和西方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