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国际贸易 > 产品展示 >

发布日期:2020-02-14 16:50:33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56

争分夺秒,夜以继日。

口罩机24小时不停转,女工白天黑夜两班倒,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除了上厕所,唯一的休息时间是去食堂吃午饭。现在,饭菜直接送到车间楼下,女工们蹲在地上吃完就往车间跑,又省下十几分钟。

“十几分钟,能多做几十个口罩。”薛巧娜说。

32岁的薛巧娜是河南长垣华西卫材有限公司的女工,负责在流水线上包装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

河南长垣,被称为“中国医疗耗材之都”,拥有各类卫材企业70多家,经营企业2000多家,平时占据全国市场销量50%以上。

口罩工几乎全是女工。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这里成为保证防疫一线的大后方,整个春节期间,企业复工,女工们赶制口罩,不分昼夜,供给“前线”。

新京报记者从长垣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以下简称“长垣市指挥部”)获悉,截至目前,长垣市复工医疗耗材企业42家,复工一线工人1527人,日产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105万个、医用防护服2680套,其中40%的产品驰援湖北武汉,其余物资由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以下简称“国务院联防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收储;1月30日起防护服全部由工信部收储。按照长垣市指挥部1号令,购买物资由市防控指挥部物资组统一安排调配。

“会缝纫、做窗帘、做衣服的,都来为国家作贡献”

2月3日,车间流水线上,薛巧娜飞快地抓起三包口罩,装进袋子,抓口罩,装袋子,这样的动作,她整日不断重复。另一名搭档给装好的袋子封口,装箱封箱后送到解析室消毒。

农历腊月二十六至今,已经连续半个月,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很多女工眼窝深陷,不断地重复动作导致手疼、胳膊疼、脚麻,疲惫显而易见。

1月19日,农历腊月二十五,跟往年一样,长垣大部分卫材企业放假,到正月初九开工。薛巧娜领着单位发的春节福利,准备过个舒坦年。

需求似乎是一下子爆发的。华西卫材副总经理马全建说,工人放假的第二天,他的电话被打爆,武汉的客户说缺物资,接着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医院、政府,都打电话要口罩。

一些等不及的地方,直接把救护车开到厂门口来拉货,把卫材企业所在的长垣丁栾镇的马路给堵了。健琪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总经理田书增说,各地救护车到厂子里拉货,这是他建厂十多年来,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长垣各卫材企业中层开会,宣布尽可能复工,动员工人返厂。

腊月二十六,正在看望爸妈的薛巧娜接到车间主任电话,让她尽快复工。女工李江丽接到复工电话时,正在商场陪老公和孩子买衣服,“厂里说湖北疫情严重,复工是万不得已。”

有些女工家长不同意,想让孩子在家过年。健琪公司生产部部长刘慧敏撇下四个月大的孩子,挨家挨户打电话,甚至上门走访。“我跟家长说,现在疫情严重,喊她们上班是为了给前面的医生护士生产口罩,家长很开明,说那行,去上班吧,咱就当行好了。”

2月3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口罩女工李江丽潸然泪下。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人手仍然不够,社区和村干部也被发动起来,协助企业招工。正月初四,西郭社区党支部书记庞秀霞从早晨忙到晚上12点,在村民群、党员群、志愿者群,号召有一技之长的村民去口罩企业工作。“前线急需物资,国家有难了,会缝纫、做窗帘、做衣服的,都来为国家作贡献。”她在各个群里反复说。

很多人报名,但没有一个人提条件,没人问工资是多少,这让她尤为感动。“我说咱们是去奉献,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但国家肯定不会亏待大家。有人说,不给钱都无所谓。”

庞秀霞总共找到20个人,第二天早晨7点,她带着人在厂门口集合,像送战士出征一样,把人送进厂里。

“多生产一片口罩,多给前方医护一点保障”

腊月二十八,口罩需求量井喷,李江丽和薛巧娜从这一天早8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9点。“最难熬的是黎明那会儿,时间过得特别慢,坐得太久,整条腿都是麻的,人也特别困,等天一亮,人反而精神了。”李江丽说。

9点多,李江丽坐上班车,回家补觉,“9岁的儿子跟我说,妈妈我的作业你没督促我就写完了。我说你真棒,但是妈妈这会儿要睡觉,妈妈的工作是为了更多人的健康。儿子跟我说,妈妈是个英雄。”李江丽说,听到这句话,眼泪差点掉下来。

薛巧娜曾给儿子许诺,只要今年得了奖状,就请他吃大虾。如今奖状是得了,可她每天早晨7点多出门,晚上9点多一身疲惫回家,儿子差不多睡了。

忆及家人,两名女工潸然泪下,“亏欠家人,但是跟一线的医护人员比,我们还能回家拥抱自己的孩子,他们只能隔空拥抱,他们比我们苦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