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希力药业 > 关于希力 > 企业文化 >

发布日期:2021-02-03 13:08:53       作者:希力药业       浏览:68

自疫情发生以来,直播抗疫、在线问诊、无接触住院、远程诊疗、智能CT阅片等科技成为医疗产业的“新动能”,而在产业模式的创新中必然需要试错和迭代。

自从2014年以来的“互联网+医疗”转型,喜忧参半,5000多家互联网医疗企业阵亡率颇高,幸存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正在进化,从“轻问诊”升级为“智服务”,从单点场景突破到纵向产业链延伸。而传统医疗机构也开始纷纷拥抱互联网,双方从竞合关系,如今却相向而行。

不同的是,以机器学习驱动的“智能医疗”在以连接资源驱动的“互联网医疗”基础上更进一步,形成了医疗产业转型升级的长期路径“在线-数据-智能”,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族通过5G这条“数据高速公路”通达产学研资源,成为本次医疗转型的技术动能。

看病难、难看病,到底难在哪?

医疗,攸关生命安全。解决“看病难、难看病”问题,关系中国民生。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看不上病”和“看不起病”问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之一,必须加快补齐,为老百姓筑牢健康防线。

看病难,难看病,本质上是医疗资源“供求矛盾”的外在体现,相对老百姓对医疗健康的迫切需求,当前的医疗资源呈现供给不足、分配不均的不利局面。

尤其在新冠疫情期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整个医疗系统造成极大的压力和冲击,在疫情的“放大镜”下,更是凸显了医疗资源配置的供求失衡。

此外,我国老龄化进程加速,对医疗资源的使用提出了较高的需求。2000年至2018年,中国65岁以上人口数量从1.26亿增加到2.49亿人,老龄人口占比从10.2%上升至17.9%,增长超过同期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预计到2050年,老龄人口将达到3.29亿人,占比达23.6%。老年人口疾病发生率相对较高,以糖尿病为例,60岁以上老年人的患病率是30岁成人的3倍以上!2017年上海市常驻人口统计,人口占比不到20%的老年人口,门急诊人次占全市总量的52.2%,是医疗资源消耗的主体。

·医疗资源供给不足

2018年,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曾发表过一篇报告,从各个维度对全球195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水平进行打分。在全球197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排名90,每一千人仅拥有1.79个医生,日本、新加坡、美国分别为2.41,2.31,和2.59。

与资源稀缺相应的,是医生的高负荷工作。据研究调查,中国有77%的医生曾一周工作超过50个小时,24.6%的医生工作时长曾超过80小时。而过劳所造成的直接问题,就是一线医生没有时间学习充电,进而形成恶性循环,限制了中国整体医疗水平的提升。

“我们差不多要花上25年的时间,才能培养出一位主任医师,如果我要是死了,那就是浪费国家资源。”这是河南省人民医院、国家高级卒中中心主任医师朱良付触动人心的一句感慨,同时也点出我国的医学人才培养也是一个关键性问题。

以最典型的儿科医生为例,目前在执业医师中,儿科医师有11.28万人,占3.9%,而中国儿童总数达到2.26亿,每千名儿童仅有0.53名儿科医师,特别是国家在全面实行二孩政策后,儿科医生的需求将更为迫切。儿科医生培养时间长,资源稀缺的问题,甚至牵动了大国总理,在2016年的政府报告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指出需要加快培养全科医生,儿科医生的任务。

医疗资源稀缺不仅仅是数量,也是质量和信任。

人的生命/成长只有一次,在医疗、教育等领域都存在同样的现象,即人们对于高质量资源的需求往往更加迫切,选择也更加挑剔,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资源的稀缺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在看病就医上会有浓厚的“三甲情节”。

据央视网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87.73%的网友认为,三甲医院集中了优势医疗资源,会更受患者青睐。“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选择最好的医院和医生”是人之常情,“三甲情节”本质上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健康的向往。

这就涉及到医疗行业另一个重大问题:医疗资源分配不均,优质资源向三级医院集中,基层医疗水平不足以满足人民群众对生命健康需求的提升。

·优质医疗资源分配不均

首先,优质医生资源向三级医院集中,三级医院及三级以下医院医生等级差别较大。医生的临床职称总体反应了医生的诊疗水平,也是患者判断一个医生水平的重要标准。根据《2015中国互联网医疗发展报告》统计,我国被调查的医院中,三级医院中级以上职称医生人数占到其总数的55.7%;而在非三级医院中,中级以上职称的医生比例仅为19.8%。

其次,优质医疗资源主要分布在一线城市,以北上广为最。据2018年卫健委统计数据,全国医疗机构高达99.7万个,但三甲医院仅有1442家,其中北京55家、广州38家,上海32家,其他数量排名靠前的也主要为省会城市,剩余近300个地级市,大多只有2、3个三甲医院。

连接、提效、下沉